• 【当代文学】《追风筝的人》中的经典句子欣赏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6-12 05:12 | 作者:angel | 来源: | 浏览:1200 次
  • 许多年过去了,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,然而我终于明白这是错的.因为往事会自己爬上来。

    被真相伤害总比被谎言欺骗的好。

    得到了再失去,总是比从来就没有得到更伤人。

    罪行只有一种,那就是盗窃。当你杀害一个人,你偷走一条性命,你偷走他妻子身为人妇的权利,夺走他子女的父亲。当你说谎,你偷走别人知道真相的权利。当你诈骗,你偷走公平的权利。

    我不记得那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。我只知道记忆与我同在,将美好的往事完美的浓缩起来,如同一笔浓墨重彩,涂抹在我们那已经变得灰白单调的生活画布上。

    这里,有你再次成为好人的路

    我跟荷麦拉对抗着整个世界……到了最后这个世界总是胜利者……

    当罪恶导致善行,那就是最大的救赎.

    我追,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孩子中奔跑,但我不在乎.我追...

    我走出索拉博的房间,心下寻思,是否宽恕就这样萌生?它并非随着神灵显身的玄妙而来,而是痛苦在经过一番收拾之后,终于打点完毕,在深夜悄然退去,催生了它.

    哈桑,你要让我拿你怎么办......哈桑......

    最终历史不会改变,宗教也是.他是什叶派,我是逊尼派,他是哈扎拉人,我是普什图人.

    但我会迎接它,张开双臂。因为每逢春天到来,它总是每次融化一片雪花。而也许我刚刚看到的,正是第一片雪花的融化。

    我追。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跑,但我不在乎。我追。风拂过我的脸庞,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峡谷那样大大的微笑。

    我追。

    阿米尔和哈桑,喀布尔的苏丹.

    在阿富汗,有很多儿童,却没有童年

    成为被注目而不仅仅被看到,被聆听而不仅仅被听到

    人们说同一个胸脯喂大的人就是兄弟.你知道吗?

   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风筝,不管那意味着什么,让我们勇敢地去追(译者的话)

    战争,让父亲成为了稀缺物品

    战争不会使高尚的情操消失,人们甚至比和平时期更需要它

    他知道我看到了小巷里面的一切,知道我站在那儿,袖手旁观。他明知道我背叛了他,然而还是救了我。那一刻我爱上了他,爱他胜过爱任何人,我只想告诉他们,我就是草丛里面的毒蛇,湖底的鬼怪。

    哈桑跟我喝过同样的乳汁.我们在同一个院子里的同一片草坪上迈出第一步.还有.在同一屋顶下.我们说出第一个字.我说的是“爸爸”

    他说的是”阿米尔”.我的名字.

    没有良心、没有美德的人不会痛苦

    孩子们就是这样对付恐惧……他们睡觉……

    生命如同火车,请上车!

    在美国,甚至连苍蝇都在赶时间

    毕竟生活并非印度电影。阿富汗人总喜欢说:生活总会继续。他们不关心开始或结束,成功或失败,危在旦夕或柳暗花明,只顾像游牧部落那样风尘仆仆地缓缓前进

    安拉保佑"我辉映,虽然这句"安拉保佑"从我嘴里说出来有些口不由心.哈桑就是这样,他真纯洁的该死,跟他在一起,你永远觉得自己是个骗子.

    天气暖和,阳光灿烂,湖水像镜子一样清澈。

    但是没有人游泳,因为他们说湖里有个鬼怪。

    它在湖底潜伏着,等待着。

    如果说索拉博很安静是错误的。

    安静是祥和,是平静,是降下生命音量的旋钮。

    沉默是把那个按钮关掉,把它旋下,全部旋掉

    回首前尘,我意识到在过去二十六年里,自己始终在窥视着那荒芜的小径

    那时我才明白,在美国,你不能透露电影的结局,要不然你会被谴责,还得为糟蹋了结局的罪行致上万分歉意。

    在阿富汗,结局才是最重要的。每逢哈桑和我在索拉博电影院看完印度片回家,阿里、拉辛汗、爸爸或者爸爸那些三教九流的朋友——各种远房亲戚在那所房子进进出出——想知道的只有这些:电影里面那个姑娘找到幸福了吗?电影里面那个家伙胜利的实现了他的梦想吗?还是失败了,郁郁而终?

    当他们准备剥夺你某种东西的时候,才会让你感到这么快乐

    而我假装没有听到他喉咙的哽咽。就像我假装没有看到他裤子后面深色的污渍一样。也假装没有看到从他双腿之间滴下的血滴,它们滴下来,将雪地染成黑色。

    很多时候,人不能只随着自己的思想.,就像比如说,妓女不能有了性欲才去接客.

    你想要我追那只风筝给你吗?”他的喉结吞咽着上下蠕动。风谅起了他的头发。我想我看到他点头。“为你千千万万遍。”我听见我自己说。然后我转过身,我追。

    时间很贪婪——有时候,他会独自吞噬所有的细节

    爸爸常说,甚至连伤害坏人也是不对的,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好的,还因为坏人有时也会变好

    我觉得自己好像坠入万丈深渊,拼命想抓住树枝和荆棘的藤蔓,却什么也没拉到

    “我骗过你吗,阿米尔少爷?”

    刹那间我决定跟他开开玩笑:“我不知道。你会骗我吗?”

    “我宁愿吃泥巴也不骗你。”他带着愤愤的表情说。

    “真的吗?你会那样做?”

    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:“做什么?”

    “如果我让你吃泥巴,你会吃吗?”我说。我知道自己这样很残忍

    “如果你要求,我会的。”

    “你是否会让我这么做。你会吗,阿米尔少爷?”

    我勉强露出一个笑脸,“别傻了,哈桑,你知道我不会的。”

    哈桑报我以微笑,不过他并非强颜欢笑。“我知道。”他说。这就是那些一诺千金的人的作风,以为别人也和他们一样

    编后语:这部作品也被改编同名电影,电影和小说一样震撼。在中国,许多文者都参与读后感,笔者最喜欢当代蔡骏老师的评语,蔡骏老师说:

    这是你内心的基因,终其一生不可改变。

    托马斯·曼说:“我在哪里?德国就在哪里?”

    胡塞尼也可以说:“我在哪里,阿富汗就在哪里?法尔西语就在哪里?”

    然而,这种基因取决于你生存的土壤,当你的下一代被移栽到另一块土壤之中,他(她)的基因却会因此而改变——索拉博的孩子,将不会再是索拉博。

    追风筝的孩子,是普什图人与哈扎拉人,但他们在内心深处,都是波斯人。

    电影《追风筝的人》获奖情况(The Kite Runner )

    第80届奥斯卡金像奖 (2008)

    最佳原创配乐(提名) 阿尔维托·伊格莱西亚斯

    第65届金球奖 (2008)

    电影类 最佳外语片(提名)

    电影类 最佳原创配乐(提名) 阿尔维托·伊格莱西亚斯

    第61届英国电影学院奖 (2008)

    电影奖 最佳改编剧本(提名) 戴维·贝尼奥夫

    电影奖 最佳非英语片(提名) William Horberg / 马克·福斯特 / 沃尔特·F·帕克斯 / 瑞贝卡·耶得汉姆

    电影奖 最佳原创音乐(提名) 阿尔维托·伊格莱西亚斯

    文字来自豆瓣网,由多斯达尼整理和发布

  • 相关内容
  • 2010-2013 织梦源码 版权所有 琼ICP备14001732号
  • 织梦58工作室,专业DEDECMES网站模版制作!承接二次开发,精仿,网站设计,插件模块制作等!